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一块普通戈壁石

发布日期:2019-12-07 00:12 作者:电玩城捕鱼

  认识李化金是在1994年12月,我第一次和妻子奔徐州探亲。受妻哥的委托我们去睢宁县看望李大哥一家。当时他还在县招待所上班,热情接待了我们。20多年来,从妻哥哪里也能闻知一点李大哥的消息。

  李大哥1978年从江苏睢宁县入伍,新兵训练结束,分配到了乌鲁木齐步兵学校后勤,凭他工作吃苦耐劳和锲而不舍的奋斗精神,服役满5年后转了志愿兵。

  服役期满李大哥退役回了原籍,安排在县招待所工作。在招待所正想大展宏图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单位因效益不佳,李大哥下岗了。没有了工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他一度精神极度消沉,不知今后的生活怎么过?看着上有父母,下有上学的孩子,好男人有泪不轻禅,有苦埋在心里,还得振作!在谋生计的路上,李大哥不断尝试,屡屡失败,开饭馆或干点大的营生没有资金,想都不敢想。最后还是从小本生意做起,干起了干果摆摊生意,而且一干就不再放手。他找到了自己赖以生存的谋生之道,收入虽说不高,但也能维持一家人生活,保证孩子能上学。

  不论严寒酷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成了李大哥的交通工具,骑着它驮着干果在睢宁县城周边的集镇乃至安徽宿州地区的一些集镇都有他售卖干果的身影。由于两位老人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赶完集有得匆匆忙忙赶回30多里外的家中照顾老人,安排好老人再骑自行车回到县城自己家中。但他在老人及孩子面前一直很乐观,从不叫苦叫累;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他买了一辆三轮车代替了自行车,每天赶周边集市售卖干果也轻松了许多。

  2018年年初,听说李大哥到了退休年龄,领上了退休工资,孩子也有了稳定工作,退休金基本能够一家人日常生活开销。也听说李大哥心里一直想着再回新疆看看,有望7月份携嫂子一同回日思夜想的第二故乡转转。

  八一前夕,李大哥如愿以偿,和嫂子乘坐火车来到了乌鲁木齐,与战友同乡相聚几日便来到独山子妻哥家。这些年来,他家和妻哥一家交往甚好,他们的到来,受到妻哥一家的盛情款待;妻嫂也是热情好客毫不吝惜的人,她与李大哥爱人以姊妹相称,主动拿出自己首饰盒,挑选首饰送与李大哥爱人。并带李大哥夫妇吃遍了新疆的瓜果美食;作为小弟,我们夫妇也设宴接待远道而来的李大哥夫妇。我正常休息也会开车拉着李大哥夫妇到金三角的奎屯,乌苏转转看看。

  30年来,新疆的发展变化很大,今非昔比;天山北坡经济带发展迅猛,一座座现代化工业建筑群拔地而起,城市规划超前,道路宽阔整洁,绿化美观极致,社会治安比想象中还要好,李大哥夫妇看后惊叹不已。

  李大哥最后还是想去自己一生最难忘的部队去看看,虽然这个部队多年前精简整编了,但我不会令李大哥失望,拉着他前往部队当年的驻地看看。从沙湾县312国道安集海大桥下拐向南直行,柏油路面都是后来改造过的还算好走,山崖下的老路已经废弃,车辆不再从安集海河坝趟过,安全了好多。一路不见人烟,偶尔碰见骑马的哈萨克族牧民赶着一群羊向山中走去,羊群占据公路,只好跟随羊群不敢鸣喇叭,生怕惊到羊群。到了天山脚下当年部队住址,这里已经没有营房树木,地貌已经和巍峨的天山融为一体,找不到当年部队的丁点儿痕迹。李大哥爬上半山腰,东瞅瞅西看看一脸漠然和几多失望。此时的心情只有经历过军营岁月的人深深懂得。

  天色不早,李大哥捡起营房旧址上的一块儿普通戈壁石,拿在手里久久揣摩,坐上车要离开时他还把石头拿在手里把玩,舍不得扔掉。他说:“我要把这块戈壁石带回苏北老家,当个念记,也不虚这趟新疆之行。”

  李大哥夫妇在独山子短留6日,再三挽留不再多住,他说现在生活好点了,多年来一直想回自己的第二故乡看看,终于可以实现,毕竟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是在部队度过的,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难以割舍。除了这块普通的戈壁石,新疆的什么特产也不带。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战友,看到了当年部队曾经住过的营区遗迹,自己的心愿也就实现了,心里不再留下遗憾。

  作者何俊德,甘肃庆阳市正宁县人,1986年10月入伍,原新疆军区36232部队后勤处汽车连专业军士,2001年7月转业到中石油独山子石化公司保卫处工作至今。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